? [35届特等奖]张芷嫣-万物互联 - 优秀作品展 - 356bet投注app_365Bet充值钱没到账_356bet线 356bet投注app_365Bet充值钱没到账_356bet线
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优秀作品展 >

[35届特等奖]张芷嫣-万物互联

2019-10-16 09:53:47来源:
张芷嫣是个综合成绩很不错的女生。这学期进入高二,入选外校文科创新班。高一时的班主任、语文老师吴芳勇说:“她是一个特别有文艺气质的女生,思维活跃,文笔非常棒。”

张芷嫣对读书还有一套她自己的“理论”,认为学生读书不应该太“快餐化”,不能什么好读就读什么,而应有意识地给自己增加一点难度,选一点自己暂时还不太能理解的书来读一读。当时可能不太懂,但说不定将来哪一天,你就会发现那些已悄然潜伏在你心里的东西,会在关键的时刻助你一臂之力!

(采写:向必颖)

?

?

万物互联

武汉市外国语学校高一年级?张芷嫣

?

公元2047年10月17日下午02:59,我站在家楼下,面前是一道雨织成的墙,阴沉的天色让人常错以为是晚上,不远处传来雷鸣,不时炸开的闪电令我目眩。

我低头看表,三、二、一,三点整。雨停了,灰黑的云瞬间褪色变白,白云又拭去天幕的黑成为蓝,阳光透过云层与树叶照到我面前的地上,裹在树阴中的几点灿烂尤为炫目,传递着夏日的气息——尽管已经是秋季。我知道,一次阖眼后她就会出现。于是我闭上眼深吸一口气然后转身:“下午好”。

她站在面前露出微笑,不知该称狡黠还是天真,“下午好。”她回答,“猜到我躲在后面吓你了?”

“不用猜,”我也笑,“每次都是这样。”

“你也每次都喜欢挑阿诺提尼斯之剑换天气的时候。到底是出来约会的,还是来观赏天气变化的?”

“约会、约会。”我嘿嘿笑了两声搓了搓手。“你还在用那个又长又难记的名字啊,叫‘皇帝’不就好了?”

“我乐意。”她向我伸出手,我们牵着对方向前走去。

(一)

是几年前开始的呢,世界变成这般模样。从最开始的智能家居到公共设施互联,后来发展到了控制植物,最后连天气都在人类的掌控之下。人类骄傲地宣称进入“万物互联”时代。不只是发明创造,自然界的事物也都进入了”互联网“,可我总觉得这更适合叫”人类主宰“。于是每每天气转换之时我都会一边读秒,一边回忆从前天气自然变化的时候。

不过说来遗憾,从前的事我记不太清了。我清晰的记忆仅限于万物互联之后,更往前的事情,与其说是“记得”,不如说是根据周围人的描述“拼凑”而成。女友总嘲笑我有失忆症。

(二)

“……你在听吗?”耳边传来女友的声音,我猛地从思绪中抽离,连连道歉后得知她想尝尝路口那家咖啡店的蛋糕,欣然应许。

进店、坐下,用手环控制机械服务生点餐,一气呵成。我不禁开始思考没有“万物互联”时,人们是怎样生活的,果然科技进步使人怠惰吧。

我被一片喧嚣再次拉回现实世界,店里似乎发生了什么事。胸牌写着“店长”的男人不住拱手致歉,说本店的机械员工突然不受控制罢工,正在向上面反映,请各位客人耐心等待云云。我看着女友,正用一种百无聊赖的神情嘬着香草奶昔,似乎骚动与她毫无关系。

“蛋糕要等了呢。”我说。

她不轻不重地“嗯”了一声,气氛再次沉寂,我仿佛看见了平时沉溺于思考的自己,不由得苦笑。“没想到‘皇帝’也会出问题呢”,我试图引个话题。“皇帝”是对“万物互联”系统控制中枢的“爱称”,因它控制一切。它本来的名字长而拗口,明明是中国开发的系统,不知为什么用“希腊神话风”。

“毕竟是人造的嘛,阿诺提尼斯之剑也会有bug啦。”

我盯着她,她并不回以视线。半晌,我开口:“怎么了?”

“有种不好的预感。”

正想安抚她,就听见沉重而整齐的步伐,金属与地砖碰撞的声音格外响亮,是机械店员。我从未想过平时走路像飘一样的它们能发出这种声音,其中一个机器人向我们靠近,随后用单调、冰冷的语音说:“举起手来。”

我一瞬间以为自己听错了,可下一秒同样的声音又传入我耳中:“举起手来,违者杀!。”

我英明神武、勇敢向上的21世纪新青年会因为一个机器人的威胁而乖乖听令吗?会!因为我听见后面传来惨叫声,女友试着用手环控制机器人无果后也举起双手。

机器人中传出声音,不是生硬的机械音,而是有谁在通过机器人身上的扩音器讲话。

“喂喂,听得见吗,这里是‘太上皇’。是的,你们没有听错,我控制了‘皇帝’,现在这个系统是我的东西了,这意味着全世界都是我的了,好好享受新世界吧!”

声音嘎然而止。原来有人黑入了“皇帝”的系统并改变了他,所以大家的手环失去了控制功能。我环视整个店内,无论店员还是客人的手环都闪烁着红光——这或许就是被夺取控制权的标识吧。

“喂,”女友叫我,“你的手环是不是还能用?”

我低头看看自己的手腕,是与平时一样的绿色。试着联系面前的机器人,它眼中的光两下闪烁,变回了原来那个亲和的样子。

我又控制了全店的机器人,使他们放下了“武装”。店里的人们抱头哭泣,差点就要将我抛起庆祝。

我看着女友,她也盯着我,“虽然不知道为什么,但这是个机会,不是吗?去阿诺提尼斯之剑的控制中心,做个全人类的英雄吧。“

她脸上又露出了那种微笑,一如每次约会,可这次多了点悲伤。

“我走了。“我说。

“一路走好。”她轻声回答。

(三)

我冲出咖啡店,在马路上狂奔。前面200米就有共享汽车的集散点,我跳进一辆车,命令加速,再加速!所有人都被控制起来的现在,没有交警会管我,这是我第一次体会到作为一个北京人的便利。在成为人类英雄这件事上,住在阿诺提尼斯之剑所在的城市竟如此重要。

我感觉自己像梅洛斯,虽不是在奔跑。

跳下车,冲进控制中心大厦,路过的工作人员都一脸惊愕地盯着我,制住他们的机器人却对我毫不理睬。我觉得事情哪里不对,奔向电梯到达顶层,这里是阿诺提尼斯之剑最核心的所在。

可我从不知道它应该在这里。

在我面前的是无数电子屏幕、电线、甚至导管。坐在其中的男人听到响动回过身来,脸上写满惊诧,瞳孔用地震来形容都不过分。他张大嘴,指着我,似乎想问:“你怎么到这里来的?”

但他终究没有这么问,脸上的表情瞬间变成了笑,满意又狡猾的笑。他鼓着掌,请我坐到他身旁。

“刚才惊讶的演技怎么样?”他笑着问,“我等你好久了。”

我仿佛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,但又不明白。头晕目眩,口干舌燥,我想就此昏死过去。

“我到底是什么人?”我说,声音颤抖。

“果然要问这个了吗?”他拍了拍手,“不过我说不出你是什么人。”

“什么?”我不敢听了。我猜到了他接下来的话,于是愈发头疼。我想逃避,我不该来到这里。

“你不是人,是机器,是阿诺提尼斯之剑下的最高杰作。”

我感到世界开始分崩离析,瘫软在地。

“在我开始研究万物互联时,就决定要把人也加入到这个系统中去,我试着联系起了我自己和机器人——实验体A001号,也就是你的意识,十分成功,你在我的操控下像个真正的人一样活着。”

“可仿生机器人的技术不是还不完全……”我试着辩驳,可声音无力。

“那是为了掩盖你的存在放出的说法,而且就算不完美也不要紧。你不怎么与人接触不是吗,看不出来的。”

“可我有女友……”

“她?”我能分辨他从鼻孔发出的声音是嗤笑,“她是我的助手,你想想刚才是谁引导你解除咖啡店的控制的?”

我刚想说些什么,却被他打断:“你一直都不好奇自己为什么没有万物互联以前的记忆吗?我没有给你设置原来的记忆。刚才的情况,是因为你是阿诺提尼斯系统里的一部分,所以自然能控制最低级的机械生命体,不过你的权限没有我高,所以没有办法解除我的控制……”

我愣着听他滔滔不绝,不知为何有些眼里发酸。

“我现在没有操控你哦,是你自己的AI。上周五的实验进入到了新阶段,我接入了一个穷学生的意识,我马上就能控制人类了,所以你这个跳板已经不需要了,你想被洗空记忆储存,还是直接回炉重造?”

我没有回答他,只盯着前方,我仿佛看见她向我走来,脸上的笑标志着夏日。(完)

?

?
?
授奖理由

?

万物互联时代,人工智能被广泛“赋能”,人作为“万物主宰”的地位空前强盛。但膨胀即意味着“破灭”的危险。

在“楚才”历届科普科幻作文中,“高级机器人”写得不少。这篇文章的特色,并不在科幻“技巧”,而在文学内涵以及细节之间的逻辑对接——最终,“我”知道了自己的前世、今生和宿命。“我”在机器之上,在人之下,这种“中间形态”,其实是最悲哀的。“我”与女友之间的微妙对话和神秘情感,也是本文的一大亮点。

一个想控制全人类的野心膨胀的科学家,这多少有点好莱坞的“套路”。但“我”这个细腻的主人公、含蓄飘逸的表达以及“夏日”“皇帝”这些符号,却是浓浓的中国风。